龙九子之八子负屃

已有 人阅读此历史 - - 历史雷火电竞安卓app网

负屃迷恋诗词歌赋、文章书法,是龙子当中最爱舞文弄墨的,与睚眦一起,可谓一文一武。

既然和文学艺术亲近,负屃便甘愿化做优美、典雅的图案去衬托世间的文学精品。他往往盘绕在木刻、石碑两侧,成为装点锦绣文章的图腾。

只有了解内情的人知道,负屃所谓的爱文,只是爱好,它平生从不作文,这等小事它自然不屑为之,它喜欢看文章而已,品头论足,俨然是行家里手,整篇文章里的字,最多认得两三成,但这并不妨碍它的热情。

这种情形,在当下的人群中也并不鲜见,所谓的爱好,亦是最为简单实用的,只做做样子即可,身不动膀不摇即可厕身斯文行列,与大人先生们相往来,时时列席于各种雅集,前呼后拥的,何乐而不为。

那一年,负屃幻化成人形来到海滨游览,也时常化作俊雅的文士,手中擎着洒金折扇一路走来,沿途看碑读碣,不断摇头晃脑,口中念念有词,虽然读不甚通,倒也优哉游哉,那洒金扇子上也歪歪扭扭抄了几句歪诗,当是负屃的亲笔,字迹潦草难以辨识,但见团团黑烟缭绕,仿佛扇子上着了火。

那时节,负屃在观海亭边点评碑文,不巧的是,正遇到几个饱学之士到海边游览,他们听到负屃的品评,越听越皱眉,终于有一个人忍不住上前打断,向负屃请教为文之道。

负屃也丝毫不觉尴尬,他立刻知道,这是被人识破了,于是它不慌不忙地以爱好者自居,说道:“作文章是你们这些人的事,跟我有什么关系,我看看而已,说说而已,有何不可。”此言一出口,众人哑口无言。

负屃哈哈大笑,摇着扇子继续游玩去了。那几位饱学之士在亭子里,不禁错愕难当,其中有一位心细,看到了负屃的长袍下露出了一截龙尾,每迈步时便忽隐忽现,不时蹭到地面,刮破了地表上那些疯长的海苔,于是他笑着对众人说:“这就是辱没斯文的负屃,此兽向来装模作样,诸公何必跟它计较。”

亭中的几位听了,纷纷释然,连道晦气,再看那碑文,顿觉索然无味,于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去。

真正的文章都被负屃之流给曲解了,有人说时逢盛世则文运昌盛,现在看来,昌盛的恐怕多是负屃之流——幻化为文士,手拿白纸扇,自诩风雅,尘寰之中又有几个知道它是海上妖魔,只道是遇到了高人雅士。

历史热词搜索: 龙九子 负屃

相关历史
  • 龙九子之长子囚牛 龙九子之长子囚牛

    囚牛[ qiú niú ]:龙王长子,和所有纨绔子弟一样,囚牛也有一样高雅的爱好——丝竹管弦。和其他纨绔子弟不同的是,它对音律的熟悉到了分毫不差的地步,算是纨绔子弟之中的异数。

  • 龙九子之次子睚眦 龙九子之次子睚眦

    睚眦[ yá zì ]:龙王次子,平生好杀伐,可惜生来便逢四海无事,盖世之勇,也无用武之地,好起事端,便存身于兵刃的手柄,刀剑斧钺上的龙形,便是睚眦。

  • 龙九子之三子嘲风 龙九子之三子嘲风

    嘲风[ cháo fēng ]:龙王第三子,好走险地,后来被请上了檐角,成为众多脊兽中的一员,乐于抛头露面的它终于遂愿。

  • 龙九子之四子蒲牢 龙九子之四子蒲牢

    蒲牢[ pú láo ]:龙王第四子,平生爱鸣,与鲸鱼结怨,世人乐见其争斗,至于是非曲直,则无人问津。